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娱乐文章详情

李小璐:你干嘛在乎别人怎么想

2017-05-26阅读 252 腾讯娱乐 我要关注

「星空演讲

李小璐



李小璐一身披肩长发登台演讲,追溯自己的演艺道路,和粉丝们聊起自己的“三个人生愿望”。面对外界对她“演技下滑”和“不够努力”的质疑,李小璐自信回应:“你们说我没有一往无前地追求事业,我承认,但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实现我的心愿,你们承认吗?”


从17岁成为金马奖最年轻的影后,到参演《奋斗》赢得万众瞩目的光环,李小璐年纪轻轻就已成为别人心中的“人生赢家”,曾和章子怡、周迅、李冰冰并称“四小天后”。但和众多的事业型大花相比,李小璐更注重“整体幸福值”。


李小璐说,她的三个愿望是拍一部轰动的电影,做一个成功的女人,过一个浪漫的人生。家庭和事业对李小璐来说都是幸福的场域,但她意识到,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完全是齐头并进,有可能彼此牵制、此消彼长。李小璐很清楚自己的性格,不太善交际,不爱喝酒,她在现场不介意调侃自己“我现在还能有戏拍,只能说社会上还是好人多”。


“我喜欢粉红色,喜欢公主裙,喜欢谈恋爱,喜欢童话故事,喜欢一切美丽的东西——当然包括我的自拍。喜欢黑白灰就比喜欢蓝粉更高级吗?”李小璐对自己“想要的幸福”十分清楚,“哪怕在别人那里,我所追求的浪漫,并不是他们标准里好的、成熟的、高品位的那些,但我能确保这是我真心喜爱的。”


对于事业和家庭、拍电影和谈恋爱之间的矛盾,李小璐早就有了一套自圆其说的学说:我在努力成为的那个人,究竟是“你应该”,还是我自己;我在努力追求的幸福,到底是大众所期待的,还是我真心所向往的。相比穷尽洪荒之力不惜一切也要把拍电影的机会提升到一百分,而让家庭、爱情都只能落到及格分甚至还不到,她宁可让每一项都保持在90分。


李小璐谈到,她优先在北京拍戏,只为多陪女儿甜馨,曾遇到过非常好的拍摄机会,但她因为在海外拍摄就毫不犹豫拒绝了。她对错过机会很遗憾,却不后悔,“有人喜欢追求极致,喜欢‘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然而我更喜欢平衡,喜欢更高的总分和性价比,喜欢专业上进一步和竞争上让一步,喜欢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到孩子和先生的笑脸,也喜欢工作的时候心无杂念全情投入。”


对于未来,李小璐并不急于交上一份答卷,她在不断学习创作、学习导演,“如果没有我想要的电影来找我演,我不会介意自己拍”,总之,“我可以决定我自己的价值,而不是让票房或名声来决定。”


李小璐演讲视频,时长16分26秒 ☟




今天来到大学特别的感慨,因为我没有上过大学,想起来总是有点遗憾,因为我很早就出来工作了,大学的校园生活是我没有体验过的幸福,所以你们大家千万不要笑我,我珍惜眼前的幸福时光。十年前我一段时间经常会到大学来做活动,那是《奋斗》播出之后,十年前你们都还小,小朋友,那个时候《奋斗》是红极一时的电视剧。那个时候特别火,火到我进校园,大学生都对着我喊“杨晓芸我爱你”,火到我打开电视,每个台都在播我们的广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经历过万众瞩目的光环,得到过众望所归的荣誉,也遭遇过不知从何而来的暴风雨。


作为一名女演员,这一切对我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在于让我明白我要的幸福究竟是什么?我在17岁的时候,许下过三个愿望,分别是拍一部轰动的电影,做一个成功的女人,过一个浪漫的人生。我自己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神奇,因为这是我得到金马奖之后需要填写的一份个人的资料,当时我想了不到3分钟就想出来的。


这大概说明一个人对自己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想过怎样的生活,想得到怎样的幸福,最直觉的判断。即使没有认真思考过。


电影仿佛是我与生俱来的工作,我们家三代人都是电影人,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在坚守着这份事业,并为之奋斗。我从小在八一电影制片厂长大,当我还在妈妈肚子里面的时候就跟着她一起拍电影了,当我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在剧组演小婴儿了,准确地说是充当不会说话的道具。我演过很多的儿童电影,17岁成为金马奖最年轻的影后,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我拿到了3000美元的奖金。那个时候我就下定决心,OK,好的,我可以用拍电影养活自己,还有照顾我的家人。


而说到成功的女人,我身边就有一个很现成的模版,就是我的妈妈张伟欣,我妈妈在80年代是著名的演员,后来出国留学,白手起家创业,成为很成功的企业家。如今兴之所至时还会演演戏。其实,浪漫呢,我觉得这种气质是我的本体吧。我喜欢粉红色,喜欢纱纱裙、蓬蓬裙,喜欢童话里面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喜欢一切美丽的东西,当然还包括我的自拍。


哪怕在别人眼里我追求的浪漫、梦幻并不是他们标准里面好的,成熟的,高品位的那些,但是我能确保这是我真心喜欢的。喜欢黑白灰,一定就比喜欢天蓝、粉红高级吗?这三者都是我人生幸福的产物。但我很早就发现,它们之间关系并不完全的齐头并进,可能是彼此牵制,此消彼涨。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家看我跟亮亮的爱情还是很甜蜜的,我和亮亮的事业还算是比较成功吧,但是你们不知道,我们在办完婚礼的第二天他就进剧组拍戏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家里哭。


理性告诉我,我们各有各自的事业,尤其当时亮亮还在事业的上升期,必须抓住发展的机会。但是情感上真的很难接受,我当时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可怜的新娘子,现在想想拍哭戏的时候,想到当时的委屈我眼泪很快就下来了。


但是我可是李小璐啊,17岁就提出人生三大愿望的女思想家啊。对于事业和家庭,拍电影和谈恋爱之间的矛盾,早就有了一套自圆其说的学说。


虽然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高中生,但是在填写心愿的时候我有如神助地体现出了超越年龄的智慧。试想,如果当时我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写下一些“拍出豆瓣评分9.5以上的电影”,“集齐国际电影节奖项的女演员”之类的宏图壮志,到今天,一人一句话,可能就把我给压死了


而我不得不佩服我的机智,你们看“轰动的电影”,什么是轰动呢?使我得到金马奖影后的《天浴》不算轰动吗?《私人定制》7亿多票房不算轰动吗?包括《奋斗》,虽然那是电视剧。但是它对一代年轻人产生的影响你能说它不是轰动吗?


成功的女人也不是一个单一的概念,事业有成,身居高位,用专业能力赢得尊崇的女人当然是成功的。


可谁能又说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却能将小家庭经营得和和美美的女人就不成功了呢?谁说成功的女人标准是唯一且恒定的呢?而浪漫的人生是三个愿望当中我最希望得到的,也是最难得到的。因为它应该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追求。大家想到的浪漫这个关键词可能就会想到爱情,但我觉得除了爱情还有更多的含义。我理想中的浪漫生活应该是每天清晨阳光洒在我的脸上,走到窗前我能看到蓝天、白云、小鸟。要知道,这已经很奢侈了。


又或者是在一个无忧无虑的下午,和闺蜜一起喝喝下午茶,聊聊八卦、聊聊宝宝,也可以是在晚霞当中陪着我的家人、爱人、孩子在海边散步,这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浪漫,它需要一生去追求、去享受。


好了,大家已经发现了这三个愿望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我怎样解释都可以,是不是很任性?反正我怎么样都能把这三个愿望实现了。但是我要考虑的是,怎么样分配在这三个愿望上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够使我的幸福感最大化。我当然可以逐个的击破。比如说趁着还年轻,全力拍戏,把家庭、先生,尤其是孩子先搁在一边,不不不,贾云馨女士,我只是一个假设,放心。


但我其实不愿意这样,我自己有一个成功的妈妈,但我有一个孤单的童年。我整个小学时期几乎都在等待周末的电话铃声响起,只有那个时候,我才可以和身在美国的妈妈说上几句话。我宁可当甜馨儿,想起我的时候,只是想起一个老是粘着她,还抢她东西吃,智商堪忧的妈妈。也不愿意让她从小就需要被迫理解思念的意义。或者我也可以跟其他女演员一样,从此息影,专心相夫教子,也许等孩子上大学了,我也有空继续出来工作了。是的,亮亮也觉得我拍戏太辛苦,这样跟我建议过。


在他看来,我至今还能演戏,说明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因为我的性格实在是不太善交际,我不太会来事。我每当想争取一个角色的时候,基本上我去到那里早已经给别人定了。而且我不太会社交,不知道怎么跟不熟的人说显得很熟的话,我也不会喝酒。如果你们看过去年亮亮的“星空演讲”,他在里面说过,他追到我的一个原因就是帮我挡酒。所以,也不会有什么“酒到深处自然来”的机会。


但我可是一个艺龄比年龄还要长的老艺术工作者,对这行有深深的感情。 还记得我生完甜馨儿不到三个月的时候,我就去《私人定制》试戏,连试了三条。当时小刚导演很意外,说“不错啊,小璐,真没想到,竟然还愿意来试戏,好多女演员都好面儿,不爱试。”说实话,现在得到一个拍电影的机会很难,好导演、好剧本就更难了。但是对我来说,不管多难我都愿意试试,不试的话怎么能证明你对这份工作是真爱呢?


是啊,不试的话怎么能够证明我对这三个愿望的需求有多么的强烈。大家都知道“孟母三迁”,但是你们知道贾云馨的母亲李小璐迁了几次吗?拍《私人定制》的时候,我们全家迁到了海南,拍《煮妇神探》的时候,我们全家迁到了横店,当时甜馨儿两岁。在横店晒得跟小黑煤球似的,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到楼下酒店花20块钱玩钓鱼的游戏,还有决明子的小沙子,这就是她一天当中最快乐的事情。


当拍到《我们的快乐时代》的时候虽然没有搬家,甜小姐也大老远地来长沙探班。我每次看到她舟车劳顿的小脸蜡黄,就心疼地决定,大人的事情自己扛,我以后再也不要让女儿受罪了。到了现在甜馨儿上了幼儿园,我的大部分戏都会在一切合理的前提下优先选择在北京拍摄。


你们说我没有一往无前的追求事业我承认,但是我也是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去实现心愿,你们也要承认吧。去年我收到了一个很优质的戏的邀约,但是缺点是要在海外拍摄。那个时候甜馨儿刚刚三岁,正处于一个非常需要陪伴的年龄阶段,作为演员,作为母亲这是一个很难进行取舍的事情。最后我选择了放弃。说实话,很遗憾,但不后悔,谁让我要实现的是三个愿望。当完成其中的一个就会折损另外两个的时候,必须考虑我整体的幸福值,这样的决定到底是加分还是减分。


相比穷尽洪荒之力不惜一切也要将事业提升到100分,而让家庭、爱情都只能落到及格分,甚至还不到的时候,我宁可让每一项都保持在90分,这当然不容易。你们要记得,每个人的获得背后都是不为人知的努力和坚持,有句老话我们从小听到大,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没有那些努力和坚持,也不会有今天的所得,所以一定要记得。


有人喜欢追求极致,喜欢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然而我更喜欢平衡,喜欢更高的总分和性价比。喜欢专业上进一步,和竞争上让一步。我喜欢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到我的家人,我爱的人笑脸,也喜欢工作的时候能够无杂念的全情投入,我最喜欢的是我的家人和好友都坚持这样的价值观。至于其他人怎么想,Who care?


很多人担心,以我这样的性格越来越难得到好的电影机会。但是我觉得人生还长,何必在30岁的时候就开始着急,反正我长得也不着急。


我相我的工作能力和我的专业态度令我能在行业扎根,但是我也愿意让自己保持进步,甚至开始学习创作,学习导演,如果没有我想要的电影找我来演,我不会介意自己拍。我时常说人生只有长度,没有宽度,脚步太快,会没有时间看看风景,听起来像自我安慰吗?但是这是我的心里话。珍惜身边每一个重要的时光是我真正想做的。


相比要向大家的担心做个交代,我觉得我更需要明确以下几点。我在努力成为的那个人究竟是你应该,还是我自己。我在努力追求的幸福到底是大众所期待的,还是我真心所向往的?我在努力活出的人生轨迹到底是别人眼里的高开低走的曲线图,还是只是我自己的冷暖自知的具体经验。而这一切,同样值得在座每一个人问问自己。 我最喜欢的演员是Natalie Portman,除了演技和性格,我发现她和我在很多问题上的观点一致,也许童星都是这样。相比大多数人,我们必须要更早的去思考成功的定义,成名的后果,以及外界评论与内心需要间的较量。2015年他给哈佛毕业生演讲,我觉得很多话都是我内心所想,请允许我用一段他的话结束我今天的分享。 “I learned early that my meaning had to be from the experience of making the film and the possibility of connecting with individuals,rather than the foremost trophies in my industry:financial and critical success.I was able to own my meaning and not have it be determined by box office receipts or prestige. ”


我很早就学到,我的价值应该来自于电影拍摄过程的体验,来自触碰人心的可能,而不是我们行业最首要的荣誉,商业和影评方面的成功。我可以决定我自己的价值,而不是让票房或者名声来决定。


谢谢大家!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2017夏季《星空演讲》全程视频。

上一篇:赵丽颖:我小小的英雄主义

下一篇:郑恺:差不多先生的生存法则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