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财经文章详情

周航、姚振华、李在镕……“请把我埋在2017的春天里”

2017-04-21阅读 197 正和岛 我要关注

汪峰在《春天里》唱到:“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


冬天挤没了泡沫,大环境下逐渐回暖。然而在姹紫嫣红的繁华里,却有一些企业家“被埋”,他们或身处舆论漩涡,或被扫地出门,或身陷囹圄……



编  辑|高良典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做企业绝对是一场修行,能成功者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捶打。然而在时代的洪荒下,某些“成功者”却只扮演了“稍纵即逝”的角色。


2017年的春天将结束,岛君进行了阶段性的梳理,期待你能在前者“被埋”的地方慎之又慎,深化反思。


烧钱致死还是自己作死?

周航深陷罗生门


“被埋”原因:与控股方矛盾



“拿着打火机一张一张烧钱,都没这行业烧得快。” 易到的钱去哪儿了?


易到曾是中国第一个网约车平台,但数年时间就被众多竞争对手甩在身后。政策危机、资本大战、管理层易主,几度将其逼近生死边缘。


在找到乐视这个靠山之后,易到加入烧钱大战。今年4月,“乘客打不到车、司机提不到款”的异常状况暴露其资金链危机。


2017417日晚,始终保持沉默的易到创始人兼CEO周航突然发声,称大股东乐视挪用了易到资金13亿。几小时后,易到和乐视控股共同发文指责周航恶意诽谤,称乐视已为易到投入40亿,“挪用13亿”是乐视汽车生态拿走了以乐视大厦为抵押、易到为主体的贷款资金。


第二天凌晨,周航在朋友圈说,这是在向自己泼脏水。


418日早上,乐视方面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针对我们的声明,周航并没有提出实质性的反驳,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资金链危机、创始人与大股东互“撕”,这并不是易到的第一次危机。2010年成立以来,政策危机、资本大战、管理层易主,已经让易到几经生死。近日,周航在一次讲话中形容创业的过程是“一边嚼着碎玻璃一边凝视深渊”。


420日晚,包括周航在内的易到创始人团队高调宣布离职。当天,乐视网发了一封致股东的公开信,预计2017年乐视大屏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利,净利润增加数亿元。


早前有媒体证实,周航已经加入雷军的顺为资本,出任合伙人。周航或许没有倒下,但“易到创始人周航”的确是在这个槛儿上摔了跤。如若易到还有扭转局面的机会,双方或许该更有智慧与度量,努力解决公司面临的问题,平安渡劫。


辉山乳业一夕倾覆

隐形富豪杨凯的“真实”成谜


“被埋”原因:资金链断裂



失败的企业存在某种“雷同”的病灶:不是饿死的,就是在“大跃进”式的冒险加杠杆扩展中撑死的,这俨如中国民企生存命数的镜像:身形庞大却臃肿不堪,缺乏强有力的造血功能,最终因资产负债表恶化引发资金链断裂而满盘皆输,留下一地鸡毛。


作为辉山乳业董事长,在面对媒体时,杨凯向来表现得很低调。公众仅知道,杨凯从事粮食机械、粮食深加工、奶牛养殖及乳品加工等多项涉农产业近30年。2016年,他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榜第66位,一度位居辽宁首富。


然而杨凯花了十余年打下的江山,很有可能一夕间倾覆。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跳水大跌直至停牌,公司市值蒸发320亿港元,仅剩56亿港元。当天,杨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股价暴跌,我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对于外界质疑的挪用集团30亿元投资房地产的行为,他声称“都是谣言”。这是辉山事件之后杨凯唯一一次回应媒体。此后,所有回应均来自公司本身的公告。


在辉山乳业时间爆发后,杨凯一如既往在媒体前保持了他的“隐秘”,身处舆论漩涡的他一方面要不断约见战略投资者,另一面又要应付相关债权人。


关于辉山乳业是如何陷入这场危机的,目前仍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杨凯曾说:“我是一个真实的人,辉山能走到今天也离不开真实。当别人为了抢占市场和资本不择手段的时候,我创造了乳制品行业最完美的全产业链。”然而如今,这个“最完美的产业链”,正承受着来自外界的种种质疑。


从监管文件、辉山乳业的宣传资料和银行披露文件中,显示出该公司对负债的严重依赖——这使得其人及其公司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自2013年以来,杨凯不仅眼看着辉山乳业的负债权益比率翻倍,而且几乎将全部的持股用作个人贷款的质押。而直到辉山乳业股价暴跌后,该公司才披露杨凯的借款规模以及公司无力按时偿债和财务主管失联的事实。


辉山的事例再次提示了企业发展中高杠杆和低透明度的危险。


被视为资本“猛兽”

姚振华背后的暗流涌动


“被埋”原因:触及监管红线



2月24日,保监会发布公告,称前海人寿存在提供虚假材料、违规使用保险资金等重大违法事实,董事长姚振华被撤销前海人寿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


从入股万科A、血洗南玻A管理层再到大举增持格力电器,成立不到五年的前海人寿,蹿红速度令业界咂舌,也让姚振华及其宝能系进入公众视野。“宝万之争”更是将原本低调的姚振华从幕后推到台前,并站上了资本市场的风口浪尖。


《无冕财经》梳理发现,2015年至2016年,被视为资本“猛兽”的前海人寿在二级市场愈发高调,包括万科在内,累计举牌达18次,屡屡重金砸进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按照上述8家公司权益变动书披露的入股数量以及买入均价来匡算,宝能系的举牌共斥资约510亿元。


在实体经济疲软、供给侧改革困难重重的背景下,姚振华对实业公司的一再出击,终于触及了监管红线,证监会打破沉默,刘士余强势表态,随后开展雷霆监管。


除了前海人寿之外,入市的险资不在少数。仅万科争夺战中,出现的险资就包括了恒大寿险、以及安邦保险。险资入市,堪称是2016年金融业的大事件,而这一切,都与保监会分不开。


姚振华的风光与落寞背后,金融业有怎样的暗流涌动?


2015年下半年,依靠万能险作为资金池,一些险资企业横扫A股二级市场,扰乱金融秩序的同时,让保监会处于被动局面。在市场关注的焦点保险公司中,比如生命人寿、前海人寿、安邦人寿、安邦养老、安邦财险以及恒大人寿等,舆论认为均依靠万能险等投资型产品来做大险资规模。


彼时,保监会也动作频频。


此前,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政府系统反腐倡廉工作时指出,“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他还点出了目前三大行业的乱象:银行违规授信,证券市场内幕交易和利益输送,保险公司套取费用。


姚振华“被埋”,前海人寿到了选择方向的时候。对于金融监管层面而言,防范金融风险应是重中之重。


国外的闹剧更加精彩!


三星掌门人被捕

李在镕或将终结“财阀体系”


“被埋”原因:政商关系



2017年2月17日,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三星集团实际掌权人李在镕被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以涉嫌行贿、挪用公款等多项罪名批准逮捕。被捕后,他多次接受负责调查朴槿惠“亲信干政”案的特别检察组问询,眼下被指控涉嫌行贿、挪用公款、转移资产、隐匿犯罪收入、作伪证5项罪名。


根据特检组说法,李在镕向“亲信干政”案核心嫌疑人崔顺实共计行贿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以借助后者的政治影响力,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集团旗下企业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公司合并。这一合并案被视为李在镕巩固自己三星集团的继承权和获取经营权的重要一步。李在镕方面一直否认上述指控。


李在镕被捕在韩国社会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三星集团一直被视为韩国家族掌权的财阀式企业代表,这个掌握着国家约五分之一经济命脉的集团。三星集团被普遍认为是一个保守、腐败的企业,它的触角在韩国政商领域无所不在,就像编织精密的蜘蛛网一样,令不少韩国中下层民众望而生畏。


如果将李在镕从三星集团的历史中剥离出来看,这名最新一代三星领导人与其前辈有着截然不同的管理方式。《华尔街日报》曾报道,李在镕曾誓言将三星打造成为一个更加独立的现代企业。为此他身体力行,告知保安人员不用向他鞠躬。他的雇员也可以穿短裤来上班,李在镕曾对身边的人说,“财阀体系将要终结,他要将三星从泥淖中解脱出来。”


然而,他却陷入政商丑闻中。尽管李在镕及三星集团一再表示,自己只是在朴槿惠政府的授意下出资,并没有从中谋利,但韩国警方还是批捕了他。这也导致更多的人怀疑,李在镕是否正在将三星拉进了另一个阶段。


你万万想不到,盘点还没完!


身陷囹圄

蔡成功的自杀式理财


“被埋”原因:过桥贷款



《人民的名义》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几乎都是政治人物,给予企业家群体的笔墨却很少——这个群体在剧中的形象不甚光彩。实际上,每一个“蔡成功”的背后,都有一套自杀式理财方式。


蔡成功早年是一位敢想能干的企业家,20多岁就拿下了大风厂改制的大部分股权。作为老板,他也不错,应该给工人的分红一点也没有落下。不过很显然,他的企业没有跟上时代转型的步伐,经营效益每况愈下。


2010年,蔡成功见煤炭行情好,就想发一笔快财,借了八千万高利贷买了一个煤矿。不过,没多久煤炭价格下跌,亏得一塌糊涂。在商业运作上,他依赖于过往成功路径,缺少产业转型升级的意识;在投资理财上,他也犯了相当多的致命错误。


因为连年亏损,蔡成功的企业——大风服装厂每年都要向银行贷款作为生产资金。然而银行贷款有期限,如果企业的钱不够,就需要向第三方借一笔钱,先还银行,再贷出来还给第三方,就像在河两岸搭一座桥,这种贷款方式被称为“过桥贷款”。


蔡成功败就败在了因过桥贷款而引发的金融风险上。


尾声


汪峰在《春天里》唱到:“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归根到底,在这个春天里,每个被“埋”的案例都非常典型。企业家会犯的错误,也不外乎这几个原因:经营管理跟不上时代、投资激进、盲目扩张、缺乏对规律和对秩序的尊重、毫不忌讳地与权力勾兑。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资本回暖的当下,如果不敲响警钟,或许还会有企业家重蹈“被埋没”的覆辙。


(文中配图来自网络)


综编来源:

1,神秘商人杨凯:一夜蒸发320亿港币辉山乳业掌门人(中国新闻周刊)

2,辉山乳业背后大佬的财富沉浮:10多年的积攒或尽毁于90分钟内(彭博BloombergB)

3,保监会出手,再见了姚振华!(环球老虎财经)

4,姚振华的风光与落寞背后,金融业有怎样的暗流涌动?(无冕财经)

5,身陷总统“亲信门”,三星被捕太子李在镕背后的“是与非”(澎湃新闻)

6,三星掌门人被捕背后的韩国政商死结(南方周末)

7,易到的钱呢?周航:拿打火机烧钱都没这行业烧得快(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8,每一个“蔡成功”的背后,都有一套自杀式理财方式(吴晓波频道)


-往期热文-


上一篇:一种席卷全球的商业模式,被创业“老妖”奉为企业转型“圣经”

下一篇:中国企业国际化的正确姿势:品牌、技术、团队一个都不能少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