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职场文章详情

李达康:政绩看GDP,仕途看KPI

2017-04-21阅读 216 人力资源分享汇 我要关注


小汇追了这么多集《人民的名义》,说实话,对自己的智商打击很大,因为小汇对剧情的猜测,事实证明,大部分都是错的。好死不死的我还跟同事小范打了赌,这下亏得有点大。


比如我觉得李达康是幕后Boss。这位痴迷于GDP的李书记,跟我那醉心KPI的老板一模一样,很有可能为了目标不择手段。比如李达康为了GDP政商勾结,老板为了KPI“逼死”小汇。


毕竟我们大百度厂长李彦宏都说,对KPI的追逐,使得百度的价值观被挤压变形。


但到现在为止,欧式双眼皮的达康书记除了卖萌和背锅,还真没有“变形”。


因为——


 01 

唯GDP的李达康

是个彻底的绩效主义


李达康对GDP的痴迷,网上已经编成了段子了,这个GDP也让达康书记多了一点瑕疵,比如延误了抓捕丁义珍的最佳时间,间接导致贪官外逃;比如不顾民众反对,强行要拆大风厂。



从这两件事达康书记的做法来看,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廉洁的好官。但让小汇因此赌输了一杯奶茶的李达康确实是一位好官,这是为啥呢?


因为GDP并非李达康的目的!下面小汇就跟大家来扒一扒。


李达康的妻子欧阳菁要出国,这个在工作上雷厉风行的男人,在家庭上却谈不上成功。结果李达康最在意的是双方能不能先离婚,甚至还妻子用“不离婚”来威胁他将光明峰的项目给大路集团。


离婚跟GDP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达康书记会被一句“不离婚”威胁到?


达康书记的女儿在国外,如果妻子也去了国外,那么达康书记明显就变成了我们所说的“裸官”。而在敏感时期,裸官是很忌讳的事情,甚至会因此停止政治生涯,因而达康书记在“离婚”协商不成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撇开一切问题直接找沙瑞金书记专门汇报这件事。


最了解李达康的还是欧阳菁,她一句“你为的就是你那顶乌纱帽”道破了所有的玄机。



无论是GDP也好,还是选择做清官,李达康最终目的都是官场生涯


官员的指标概括起来有2个,一是经济,反应在GDP上;另外就是政治,反应在党性、廉洁、民众支持等方面。


有这两个指标在,要想官场亨通的李达康必须既重视GDP,又不能放纵自己。从这个角度看,达康书记是个彻头彻尾的绩效主义。


唯绩效是从,先实现绩效指标再升职加薪。跟大部分公司的员工考评如出一辙。


 02 

你排斥绩效主义

无论如何也绕不开


只不过绩效主义的李书记我们爱,但绩效主义的公司和领导我们却很排斥。


任何名词加上“主义”两个字就变严肃而教条,比如绩效主义就显得过于看重结果,看重绩效指标的达成情况,而忽略过程。


2006 年,正是索尼公司60年庆,索尼前常务董事天外伺郎却发表了一篇名为《绩效主义毁了索尼》的文章,在他看来,索尼的绩效主义,扼杀了企业的创新、激情和团队精神,最终导致索尼在数字时代的失败。


在国内,虽然大部分传统企业都仍然并沿袭绩效考核的制度,但部分互联网公司率先进行了一些大胆的尝试,比如小米。


2016年的小米年会上,雷军表示,2015年设定的8000万销售预期,变成了我们所有人肩膀上的压力,每个人都按照这个任务为中心工作,我们的动作都变形了,脸上笑容都一点一点消失了。


因而,雷军决定,“2016,开心就好”。放下KPI,大家开开心心做事。


工作开心第一,听上去雷军仿佛是业界良心老板。但雷军不是说说而已,也为“去KPI”做了很多工作。


比如雷军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优秀的人加入小米,严格把控招聘,招进来的都有很强的工作动力和自我驱动力。全公司都是“老黄牛”,那还要鞭子干啥呢?


但愿景很美好,现实是把“屠牛刀”。


虽然雷军招了很多人才加盟小米,但2016年转瞬即逝,2017的小米年会上,雷军又来了一个年入千亿的目标。



在“去KPI”一年后,千亿目标被提起,跟销售数量相比,换了一个说法,但味道没变,是的,KPI又回到小米了


无论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行业,不管管理者的思维在哪个层次,公司使用什么考核制度,无论员工是排斥还是接受,公司总是不可避免地谈到KPI,绕不开KPI。


 03 

既然绕不开KPI

那就好好发挥它的作用


官场的李达康绕不开GDP,所以他努力提升GDP,让自己成为符合“升职加薪”的那个领导者。


GDP毁不了李达康,反而促使李达康事事朝着目标努力;同样KPI也不是背锅侠,它毁不了一家企业,无论是索尼还是百度


KPI只是工具,能不能用好取决于使用它的企业。然而现状是,很多企业都强调KPI,却用不好KPI。


首先,KPI在很多公司沦为打分游戏和填表游戏。


很多企业无论对什么岗位都设计名目繁多的记分指标,在月末年终更是不辞辛劳地为每位员工计算各考核项的得分。


如果严格考核,会导致考核者与被考核者的双重抱怨;虽然宽松考核则变成打分和填表的游戏,根本没有实际的激励作用


其次,KPI变成公司克扣绩效工资的借口。


很多企业都在绩效考核指标中设置了严厉的扣分项,比如百分制,每扣1分就少发员工1%的绩效工资,甚至有些公司设置绩效的目的就在于少发工资。


在这样的制度执行下,员工很难不对绩效感到厌烦和排斥,因为对于员工来说,绩效考核就是想方设法扣员工的血汗钱。让绩效的正向激励作用全失,反而起到负激励的作用,轻者消极怠工,重者愤而离职


再次,片面追求结果,奖励了做表面文章的人。


绩效考核其实就是结果考核,很多管理者也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标准的话术是:我只要结果,具体怎么做,你们决定。


片面对结果的追求,很容易导致奖励有失公允。付出实质努力的人得不到奖励,做表面文章的人却出尽风头。比如一个销售联系了客户10多次,终于客户要被打动了,这时候公司另一个销售突然联系了这个客户,达成了交易。实质打动客户的销售毫无功劳,而突击抢客户的销售却得到了奖励。


从KPI的一个个“坑”来看,达康书记在追求GDP的过程中还避开了一个个的坑,实在是一位不简单的书记哦。


如何避过KPI考核中的一个个坑,在企业落地绩效考核制度,成为一个不简单的HR,欢迎参加HRGO线下公开课《绩效设计关键实践》,一口气解决你所有的绩效难题。

杭州的小伙伴

让我看到你的双手!

上一篇:股权设计7步法,我们有一整套工具想和你分享

下一篇:四大人力资源观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