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科技文章详情

刚操刀了「得到」改版的这家设计公司,要用人工智能「革自己的命」

2017-04-20阅读 242 虎嗅网 我要关注


4月19日,设计公司 ARK Design 在上海开了一场名为「先做再说」的发布会,会上他们宣布获得 A 轮融资。但投资方和具体金额 ARK 表示暂时还不能透露。

几乎是两年前的同一时间,带着「设计界的微软帮」的选题,虎嗅第一次走进 ARK Design,从微软走出来的 Alien 王心磊、滕磊和他们后来在 Frog Design 共事的Will 张文新带着 20 几号员工刚刚搬到建国中路 ARK 装修不久的新办公室里。

如今他们已在行业内积累了一定的口碑,有人说他们有种「莫名其妙的高大上」,有人提起他们就突出一个「贵」,而 ARK Design 究竟是怎样的?融资之后又想做些什么呢?

「我们究竟是干嘛的?」

有一个问题,已经困扰了  ARK Design 5 年的时间——

「如何向外界解释我们究竟是谁,是干嘛的」

如今,成立于2012年的 ARK Design 正好 5 岁,这个问题始终悬在他们的脑海,在他们被迫从要改成密室逃脱的联合办公空间、搬到一座上海标志性的老洋楼、面对空空荡荡的工位时;在他们拿着产品设计稿PPT开始出现在阿里、腾讯、肯德基等大甲方的会议室时;在和「罗辑思维」创始团队合影结束后,老罗转身对他们说:「我可是把亲儿子交给你们了」时……

他们会画图标吗?会,但又不是平面设计公司;会做工业设计吗?会,但不会到拿出成品那一步;会做 App 吗?会,但同样,不涉及具体的落地过程。ARK Design 的官网上,他们写着:「专注设计策略/创新咨询」,但大多数人对于移动产品中产品经理作用的认知,远远大于对设计师职能的认识。

过去的5年,ARK Design 的作品横跨多个领域,从手机 UI(努比亚手机OS)、手机ROM(乐蛙),到移动产品,包括腾讯应用宝6.0、肯德基超级APP,以及最近的「得到」 4.0 版本,从UI、UX,到UED,还包括硬件产品的概念设计 。

现在,这个问题似乎变得更难以回答了,因为 ARK Design 又准备推出一款有关设计的人工智能产品——「ARkie」,这听起来非常大胆,而「ARkie」究竟是什么?我们下文细说。

操刀「得到」改版 —— 界面最小化,内容最大化

为了搞懂 ARK Design 究竟做些什么,我们可以从他们最近的一个案例讲起——「得到」。

自称是「学渣」又被打着「神逻辑」标签的王心磊,和被形容为「天真」、「执着」的滕磊是典型的感性设计师行事风格,而曾在 Frog Design 担任亚太商务总监的张文新以更理性、重商业的思考中和着这个创始团队,这样的组合也使得 ARK Design 在创业早期能以行业内口耳相传的专业口碑不断接触新的客户资源。

与得到的合作也是以这样的方式达成的。张文新回忆第一次双方见面商谈的过程,「和快刀聊了一个小时就拍板了」。

2016年10月,「得到」上线将近一年,在知识付费的商业模式基本得到验证的同时,「得到」希望产品能展示出更好的形态以留住老用户,同时让新用户在使用过中更快地感受到付费内容的价值,成为付费用户。设计圈的朋友为「得到」CEO 快刀青衣推荐了 ARK。

在这样的目标下, ARK 组成了5、6人的团队,开始用户调研,并着手从信息展示页布局、功能用法上对「得到」进行重新设计,他们给出的策略是——给老用户以深度,给新用户以宽度,整体呈现个性化的展示形态。

为服务好老用户他们增加了知识动态回顾系统、优化音频成为高可控模式,将文字阅读体验调整为电影字幕般的播放模式等,而「每日学习」中向用户推送的金句,则是为了给新用户展示多样化的信息,以便其能发现自己感兴趣的部分,等等。

在 ARK 本最擅长的交互设计上,王心磊说他们这次「几乎什么都没做」,因为新的交互方式意味着用户需要重新学习,这是在浪费不必要的时间,而知识付费型的产品需要的是易用性和效率,所谓「界面最小化,内容最大化」,于是在图标设计上他们的首要目标也不是达到最好看,而是最直接。

在「得到」案例中,ARK 也在实践着他们自己「拒绝套路」的工作方式,这是他们从大公司走出重新创业时最想做出的改变。此前的文章也提到过,微软拘泥于层层流程、职责范围而错失移动互联网的浪潮,这是微软帮设计师离开时耿耿于怀的事情。「有时结果不好,但人们会说我们的流程是没问题的」王心磊说,在 ARK ,他们通常先确定目标结果,再开会确定下个阶段的工作内容、组合和方法,接着根据项目进展的实际情况不断调整,KPI 是不适用的,因为每个项目的流程都不同,但另一方面,这样的制度,也使得管理的难度和压力加大。

在人员设置上,张文新说,他们与传统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不会有单独的用户调研部门或策略分析人员,而都是由参与设计的设计师亲自进行的,为的是节约沟通成本,也让设计师更深入地了解产品和其用户。

那么,ARK 的设计师和产品经理又有何不同?张文新笑道:「我们的确是把设计师当产品经理用的。」

「得到」新版的第一版设计是 ARK 是在10周内完成的,现在依然在根据用户的实际使用情况不断进行调整,ARK 给出设计方案,开发和迭代由「得到」自己完成。

与「得到」合作的这次大改版,算是 ARK 较为常规的工作内容,通常,客户需要他们为一个产品的大版本提供整体设计框架,项目在2-4个月之内完成。他们也接过特别急的,比如花椒直播的 LOGO 设计,花椒在直播即将爆发的前夜找到 ARK ,需要在一周之内得到令年轻人印象深刻的新 LOGO;他们也接过特别长期的项目,比如阿里云 OS 的体系设计,整个项目时间跨度长达 9 个月。

而无论是阿里云还是腾讯应用宝,这样人才济济的大公司为何还会来找 ARK 这样的独立设计公司做产品?张文新的回答是,时间久了,大公司的人才也会有「只缘生在此山中」的困局,他们需要外脑、需要能突破上下级关系的声音和大量其他行业的经验。

张文新说,过去五年,ARK 从一个不到20人的小公司,成长为一个 50 多人的中大规模的设计公司,一路还都算顺利,盈利数字无法透露,偶尔遇到结款延迟导致的现金流问题,但总体是在赚钱的。

参与「得到」改版,让 ARK 被更多人认识的同时,对他们自己来说,这个过程也让他们逐渐找到了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的答案——互联网产品正走上一个提供专业服务的趋势,「得到」的服务是知识,而他们提供是设计服务,设计服务走向互联化,内容提供者不仅可以是一位位设计师,还可以是机器。

设计服务的互联化:何不用机器让设计更高效?

2016 年 3 月,有着「神逻辑」的王心磊产生了一个想法,是否能通过一款产品快速地解决一些简单设计工作?

这个想法不是突然出现在他脑海的。此前他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做了一个甲方和设计师的对接平台,他发现,一些早期创业者、小型商家或者新媒体运营者对于海报、广告banner的设计需求非常大,尽管通过种种办法,他将甲乙方沟通与作品交付的时间缩短到了1天,但1天已是极限,不可能更短,并且这还需建立在设计师十分靠谱的情况之下。同时,市面上这样的对接平台已有不止一家。

「越小的东西设计师越不愿意做,但是小的东西需求量还特别大,而且越小的东西它要的越急,加上这种活还没多少钱,设计师更不愿意做」,王心磊想,面对这样的需求,是否可以将人的因素去掉,直接砍掉甲乙方对接和沟通的过程、设计师找素材的时间,直接用机器来做这件事。

用机器来做设计的好处是,可以随时使用,能自动寻找素材匹配,成稿速度快,并且可以根据甲方的需求进行自主多次修改(一般来说寻找设计师提供作品,给出的修改次数是有限的),而且相比于找设计师,价格经济很多。

但难度也显而易见,设计需要学习,且中文字体的排版要做到好看并非易事,而当时的 ARK 只有设计基因,而无技术基因。

王心磊一开始并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人工智能」产品,是后来有人告诉他的。他把想法告诉了张文新,作为围棋业余三段选手的张文新一下回忆起自己当时听到 AlphaGo 连胜 60 局时带来的冲击,「当时非常沮丧,但马上意识到这是个现实,它是必然会发生的一件事情」。于是,一向以冷静、谨慎的态度推进 ARK 商业进程的张文新马上认为,这个产品在商业上是可以成立的,要做。

4个月后,他们和站酷达成战略合作,站酷拥有大量设计素材、注册设计师用户和设计师原创作品,一方面能够为这款产品提供版权图片作为素材库,另一方面,设计师作品也正是机器学习的对象。与此同时,他们也找到了一位有着人工智能背景和多年的工具软件开发经验的技术合伙人,搭建起了自己的技术团队。

2016年10月,这款名为 「ARkie 超级设计师」做出第一个版本,2017 年春节,ARkie 微信版上线,产品介绍为「秒即设计助手:10秒一键生成海报,中文字体智能排版」。

在网页端,用户先挑选自己需要的作品尺寸(包括公众号封面、微博焦点图、淘宝店铺banner、海报等),然后输入自己的文案,图库能根据文字自动匹配图片背景,例如输入「虎嗅」,会自动匹配有关老虎的图片,文案也套入不同字体进行排版。用户可以在模块库中挑选不同布局、字样、背景,大体确定后进入手动模式,分图层进行细节调整,满意后进行支付下载。




首页还能在合作设计师提供的模版上直接进行修改,生成自己的作品。

虎嗅尝试用 ARkie 生成了图片:


张文新表示, ARkie 目前还是公测版的基本模型,处在不断学习的状态,功能并未完全开放,所以也没有进行大范围的宣传,「先做再说」也是他们推出「ARkie」这场发布会的 Slogan。

对于王心磊来说,从想到「ARkie」到做出产品的这一年时间,他都处在焦虑之中,他其实并不关心这究竟是不是人工智能,而是这产品是否真解决用户的实际需求,有没有人持续使用,愿意为它付钱,公测的这段时间的效果,他认为还不错。

而「ARkie」终究是一款需要极大技术投入的产品,于是不难理解为何一直赚钱的 ARK Design 需要这笔融资,张文新表示,这笔钱他们将花在完善产品、扩大团队和市场推广上。

就张文新了解,国内设计界他们可能是第一个做这件事的,至少在时间上走在了前面。而前不久 Google 推出了一款名为「AutoDraw」的产品,能通过机器对人的信手涂鸦进行识别和美化,用机器学习帮助人们画画、设计从方向上来说,可能即将成为一些公司探索的方向。「Arkie」的技术能否形成壁垒以支持他们持续领先?「Arkie」未来还能做什么以触达更多的用户或提升用户的使用频率?这些问题都待考。

一位接近 ARK Design 的资深业内人士也告诉虎嗅,ARKie 的这笔融资谈得不易,成本不低:

「总的来说,这是目前资源和技术能做到的最好的效果。但是目前这是个狭小的应用领域(对标易企秀之类),今后的发展一要靠扩充使用场景和使用人群,二要靠人工智能实质意义上的突破。投资谈的也很不容易,最后洪泰入场明显是赌一把大的,要的股份估计也不少」。

而同为微软帮、现铂诺理财联合创始人、INWAY Design 创始人的吴卓浩表示:


「视觉人工智能也是迅速成熟并已经开始取得明显成绩的领域,从Google图片搜索,到偏视觉识别应用的Face++、格灵深瞳,再到偏设计应用的去年双十一期间生成了1.7亿个banner的阿里的“鲁班”、以及刚刚获得4000万融资的ARK的Arkie。目前的视觉人工智能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在接下来的发展中重点在于:

(1)进一步扩充应用领域,以及但领域的应用规模,以获得足够的商业支撑;

(2)在此基础上获得更大量的数据,用于进一步深化机器学习,取得人工智能层面实质性的突破。

但毫无疑问,视觉人工智能正在成为新的赛道。」

最后,自己就是设计师,为什么还要开发一款取代设计师的人工智能产品?

王心磊解释说,「ARkie」所做的还是简单的标准化设计,而复杂的、需要设计师思考和经验的设计还是不会被取代,这个程度上来说,这是设计服务的升级。


而张文新说:「因为我们不想成为有一天我们发现设计行业已经变天了,然后我们自己还在死守着自己原来那套不放。」


一个推荐



上一篇:584 张图片赔 25 万,煎蛋被视觉中国整糊了

下一篇:乂学,一个天使轮就融1.2亿元的在线教育公司,凭什么?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