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11|回复: 0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不再遥远的故乡

[复制链接]

305

主题

305

帖子

92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21
发表于 2018-12-20 23: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十年,对一个人来说,足够漫长;四十年,对一个国家来说,又何其短暂。无论是漫长还是短暂,终究要成为一段历史。而这段历史,却恰恰是中华民族五千年华夏文明最辉煌的那个部分。回望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这段历史,留在记忆深处的,不应仅仅是庄严郑重的一件件大事记,也不应仅仅是罗列堆砌的一串串数字,更应该是一个个写满梦想与希望的人生和一段段镌刻着时代印痕的动人故事。

1964年,为响应国家发展核事业的大力号召,我的父母来到了青海221厂,本来远隔千里的两个人在那里相识结缘,而后成家。1969年,根据国家战略转移三线地区的指示,原221厂开始向四川九〇二地区转移。由于家庭出身和成分不好,我的父母被定性为“不适宜从事此类工作”的人,当时只能听从分配安排,前往河南农场,直到政策平反后的1972年,他们才作为最后的几批搬迁人员辗转来到了原来隶属四川剑阁的三所老点。风尘仆仆,带着匆忙,我的父母从此在这个远离故乡的地方扎下根来,之后,哥哥和我便相继出生在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沟里。

工作艰苦,条件艰辛,再苦再累都能忍,思乡之情却割舍不下。父母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四年才有一次的探亲假,只是身有责任,心有顾念,他们只有将探亲时间一拖再拖,一心扑在自己的工作上。

1978年夏,父母的归乡之旅终于成行,因为家乡分隔南北两地,考虑到时间和开销吃紧,最后决定只能分头行动。于是,父亲带着哥哥回了北方老家,母亲则带着我踏上了回南方的归途。当时,每星期逢一、三、五才有从老点开往绵阳的班车,先要坐这个班车历时3个多小时到绵阳,然后乘火车经50多个小时到上海,最后登上从上海出发的渡轮到母亲的老家,还需要一天以上的时间。交通不便让这一路够漫长够颠簸,但这其实还没算上买票花费的时间。因为乘车到达绵阳后,不一定正好能买到合适的车次票,有时还必须住一晚才行;到上海十六铺码头排队买票则更为“惨烈”,一天一夜下来,能买上7元8角一张的四等舱票已属老天保佑,不然,只有5元一张的散铺“伺候”。所谓散铺,就是没有床位,登船后发个凉席,在船上自寻不碍事不碍眼的地,随铺随躺,苦乐自知。而且期间所有的买票过程都必须出具单位开据的证明,否则,诸事免谈。年幼无忧,让我的记忆滤去了回乡旅途所有的挫折和劳顿,只有迈出山沟的惊喜和新奇,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此截然不同,更不能预料,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在酝酿,而惊雷即将响彻整个神州大地。

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用改革开放的伟大宣示把中国带入一个崭新的时代。在三所老点静僻的小山沟里虽然还无法及时感受它的波澜,但只要轻轻地向外走出一步,你就一定能体会那汹涌的潮汐。

1983年夏,我的第二次归乡之旅。这一次,全家终于可以一起出行,先去母亲的老家,再到父亲的老家。初始路线照旧,只是当时从上海到母亲的老家,因为水陆双通的实现,除了轮船,还可以选乘长途大巴。因为大巴车票较贵,而轮船票并没有涨价,买票也不像以前那样大费周章,因此我们一家还是选择了乘海轮回家。当一家人兴匆匆赶到渡口时,我发现停靠岸边的竟然不是以前坐过的那艘“民主十八”号渡轮,取而代之的是气派的“长自”轮。面对我的疑问,父亲告诉我,“民主十八”号是1960年我国自行设计的第一艘3000吨级客货轮,可载客量772人,因不能满足客货运量逐年增长的迫切需要,现已趋于退役状态。而我们将要乘坐的“长自”轮是1981年后我国自行建造的最新型客货轮,总吨超过7600吨,载客量已达千余人,舒适度也明显提升。交通的迅速发展和日趋便利,连接了人心,通达了财富,树立了口碑,创造了传奇,更让时年10岁的我从此明白,有一个词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息息相关,这个词就是改革开放。

1988年,高中前最轻松的暑假,我和哥哥跟着母亲第三次踏上了归乡的列车,几十个小时之后,双脚落地,我们到达了回家的必经之地—上海。许是觉得我们都是大孩子,应该长长见识了吧,这次母亲没有急于购置回乡的船票,而是决定在上海住几天,带我们“山沟”娃见见世面,顺便也购置一些沟里买不到的东西,还有送给老家亲戚的礼品。不同于我们时常嬉戏玩耍的山间、田野和厂区,南京路摩肩接踵的拥挤,外滩的洋派风光,霓虹闪烁的通宵,琳琅满目的店铺商品……都带给我们强烈的感官冲击,花花世界的确是名不虚传。那五分钱光明雪糕的味道,就那样轻易凝成了我心中永远无法超越的标准。那年回家后总觉得姨妈和舅舅们都特别的忙,早出晚归,晨兴夜寐,忙着做生意忙着挣钱。他们说,以前政策不好,只能偷偷地干,现在可以放心大胆,放开手脚地干了……改革开放点击了勤劳致富的开关,传动的是整个中华大地。

这次回乡之后,开始了紧张的高中生活。1990年初,我们全家搬迁到了绵阳科学城,生活日益多元化起来。读书、考学、就业,然后结婚生子,十几年里,我再没有陪同母亲一起回过老家。而她还是继续保持着四年一次的回家频率。聊可欣慰的是,交通越来越便利,选择越来越多样,回乡之旅越来越轻松快捷。每一次回来,母亲都会带来许多与家乡有关的消息:有几个舅舅自己办了厂,致富发家了。还有我的好几个表兄弟姐妹,靠着强有力的家庭经济基础,奔往世界各地,求商求学,各得其所。舅舅们也极力规劝母亲,让她放下四川的一切跟着他们干,肯定比在这样的单位里拿死工资强。可母亲却一直没有答应。母亲说,不知道是不是体制限制了思路,反正就是觉得离不开这了。我想,应该还是对这项事业,她心里有份放不下的用心和责任吧。

1997年4月母亲光荣退休,从此过上了闲适的家居生活。2004年9月,我带着儿子陪母亲赶往熟悉的南方小城,儿子当时的年纪与我当年初行的年纪相仿,还不到5岁。因为多年罹患老年痴呆的外婆忽染重疾,状况很不乐观,得知情况后,我们便急急赶了过去。当时,成都与母亲的老家已通航多年,从绵阳经高速2个多小时到成都,成都乘机2个多小时便可直达母亲老家。交通通讯发达,服务设施完善,虽然带着个孩子,一路依然顺畅迅捷。归功于改革开放近三十年的巨大成就,儿子这一代人享受着极大丰厚的物质生活,和当年的我相比,他虽然有出行的兴奋,但眼里却看不到太多的惊讶和触动。同样归功于改革开放近三十年国家迅猛发展的交通业,母亲及时赶到了老家,悉心伺奉外婆渡过了她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不久,外婆在全部儿女的陪伴下安然离世。

2018年9月,我陪同母亲再次回家。此行一方面为照顾年迈的母亲,另一方面是专程看望一下已逾百岁的外公。网上订票,自助取票,交通通达,轻松成行。没想到,从成都直飞老家后的第一感觉,竟像是又回到了绵阳。时隔14年,跟母亲老家地处沿海的发展便利相比,地处西南内陆,位居三线的绵阳的发展竟然也没有被落下,不能不说是改革开放的功绩。当看到身体康健,精神矍铄的外公在设施完备的敬老院被照顾得很好时,母亲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回四川的前一天,我和母亲到敬老院做行前的最后一次探望。头脑清醒的外公说,自己在这很好,让母亲别太操心、挂念他,年纪大腿脚不方便也不用频繁地回家探望了,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就这样,母亲放心地和我返川了。

现在,母亲一有空就用手机微信与老家的亲戚朋友们视频聊天,想见的人分分钟能看到,想说的话快当当传输,足不出户,也能第一时间了解家乡的一切,顷刻化解思乡之情。智能化网络时代的新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人心近了,故乡也并不遥远!

四十年,风雨沧桑;四十年,沧海桑田。我跟母亲的回乡故事只是其中的风雨一厘,沧海一粟,只是许多用青春与激情、奉献与担当支撑起共和国脊梁的普通九院人真实生活的一些片段。当我们打开记忆之门,用改革开放的红线串起这些被时间打散的平凡故事,那是一段最值得我们共同收藏的珍贵记忆。当年,为了国家的核事业,我们的父辈们从四面八方走到了一起,模糊了各自地域的界限和标志,他们不再是浙江人、河北人、山东人、湖南人、安徽人……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九院人,他们共同经历着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的巨变和我院事业的辉宏发展。而我们,作为他们的后代同样是这段辉煌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四十年改革开放让所有离家的人实现了故乡哪怕天涯却近如咫尺的便利,而我们却因为一项伟大的事业而拥有了共同的第二故乡。                        


来源:三所  编辑:胡倩    编审:李倩珉   监制:韩长林


猜你喜欢

► 院党委八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加快推进新时代核武器科技事业创新发展的决定

 没错,这就是广告——富平绿色农产品,你可以到这里购买

 九所支部参观改革开放40年成就展,感受祖国伟大变革

 征文|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

 党中央拟表彰100名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者!于敏、程开甲入选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四十年为镜,碎碎念那些变化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漫游海口,感受祖国的改革发展

► 川陕情深暖频阳——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定点帮扶富平脱贫攻坚侧记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走过四十年,我的选择与希望

 年度荣誉榜|厉害了,中物院的“工匠”们,为你们点赞!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