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维清演示站 测试一下 测试子栏目 查看内容

十个细节看出你老婆有没有出轨

2017-4-20 10: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46| 评论: 0|原作者: 铁血军事

摘要: 听到开门声,正坐在手提电脑前看新闻的孙健就起身往外走。 孙健刚走出主卧室,他看到脸蛋格外红润的妻子走进来。单


听到开门声,正坐在手提电脑前看新闻的孙健就起身往外走。

 

孙健刚走出主卧室,他看到脸蛋格外红润的妻子走进来。单就那脸色而言,孙健知道妻子这次跟同事去ktv唱歌一定喝了不少酒。尽管孙健知道在ktv喝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看到妻子连脱高跟鞋都有些困难,他有些不高兴。

 

不高兴归不高兴,孙健还是走过去扶着妻子。

 

看着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的妻子,孙健问道:“喝了多少?”

 

“就一点点,”说着,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的苏柔吻了下丈夫的脸,随后自顾自地往卫生间走去。

 

尽管孙健不喜欢妻子喝酒,但因为妻子平时都很贤惠,将他和女儿照顾得井井有条的,所以孙健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孙健打算回卧室继续浏览新闻之际,看到妻子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孙健眉头突然皱紧。

 

要是孙健没有记错,妻子出门之前是穿着黑色丝袜,怎么去个ktv回来,丝袜都不见了?

 

难道是被其他男人撕掉的?

 

突然冒出这个念头后,孙健脑袋像是被人用木棍狠狠敲了下,疼得他都差点喘不过气。

 

在孙健印象里,将第一次都交给了他的妻子不可能跟其他男人乱来,所以他认为可能是妻子在喝酒的时候,酒或者饮料不小心撒到了丝袜上,所以干脆脱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是对是错,孙健往卫生间走去。

 

轻轻推开门,注意到妻子那挂在膝盖处的并不是出门前那一条,甚至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款式时,他腿都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妻子一手捂着额头,知道妻子一定喝得很醉,孙健决定等妻子清醒了些再问个清楚。

 

要是他妻子真的跟其他男人有染,孙健绝对选择离婚!

 

但,四岁的女儿怎么办?

 

一想到苏柔是近乎完美的妻子,更是个好妈妈,孙健觉得可能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所以尽量压住愤怒的他回到了卧室。

 

一会儿后,依旧穿着刚过膝盖的白色长裙的苏柔走进了卧室。

 

很是温柔地吻了下丈夫面颊后,苏柔打开衣橱,并拿了条白色底裤走了出去。

 

又过了一会儿,再次走进卧室的苏柔开始换衣服。

 

换上浅蓝色吊带睡裙后,苏柔从后面搂住丈夫的脖子,并将潮红的脸蛋贴在了丈夫脸上。

 

见丈夫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苏柔道:“老公,都快十一点了,还不想睡觉啊?”

 

“那个,”停顿了下,孙健道,“我现在记忆力好像有些不好,我明明记得你出门的时候是穿丝袜的。”

 

“我出门的时候确实有穿啊,”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苏柔继续道,“有个前两天失恋的女同事跟人吹瓶,一开始她还能很正常的唱歌,再后面就开始呕吐。我跟她挨着坐,结果我的丝袜就被弄脏,所以我就直接脱了扔到了垃圾桶里。”

 

妻子这解释很符合常理,但这解释还是有些问题。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他妻子连内裤都换了,而且还是从来没有在家里出现过的款式?

 

想到此,还是不能打消怀疑的孙健问道:“那你怎么连内裤也换了?”

 

“什么?”

 

扭过头和妻子对视,发觉妻子眼神有些慌张的孙健道:“你出门的时候我是看着你换衣服的,我明明记得你是穿一条浅黄的出门。可回来后,你却穿着黑色的。要是我没有记错,家里可没有那种款式。”

 

听到这话,苏柔眉头皱了起来。

 

见妻子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预感不妙的孙健问道:“你是不是趁着酒劲跟其他男人乱来?”

 

听到开门声,正坐在手提电脑前看新闻的孙健就起身往外走。

 

孙健刚走出主卧室,他看到脸蛋格外红润的妻子走进来。单就那脸色而言,孙健知道妻子这次跟同事去ktv唱歌一定喝了不少酒。尽管孙健知道在ktv喝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看到妻子连脱高跟鞋都有些困难,他有些不高兴。

 

不高兴归不高兴,孙健还是走过去扶着妻子。

 

看着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的妻子,孙健问道:“喝了多少?”

 

“就一点点,”说着,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的苏柔吻了下丈夫的脸,随后自顾自地往卫生间走去。

 

尽管孙健不喜欢妻子喝酒,但因为妻子平时都很贤惠,将他和女儿照顾得井井有条的,所以孙健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孙健打算回卧室继续浏览新闻之际,看到妻子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孙健眉头突然皱紧。

 

要是孙健没有记错,妻子出门之前是穿着黑色丝袜,怎么去个ktv回来,丝袜都不见了?

 

难道是被其他男人撕掉的?

 

突然冒出这个念头后,孙健脑袋像是被人用木棍狠狠敲了下,疼得他都差点喘不过气。

 

在孙健印象里,将第一次都交给了他的妻子不可能跟其他男人乱来,所以他认为可能是妻子在喝酒的时候,酒或者饮料不小心撒到了丝袜上,所以干脆脱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是对是错,孙健往卫生间走去。

 

轻轻推开门,注意到妻子那挂在膝盖处的并不是出门前那一条,甚至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款式时,他腿都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妻子一手捂着额头,知道妻子一定喝得很醉,孙健决定等妻子清醒了些再问个清楚。

 

要是他妻子真的跟其他男人有染,孙健绝对选择离婚!

 

但,四岁的女儿怎么办?

 

一想到苏柔是近乎完美的妻子,更是个好妈妈,孙健觉得可能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所以尽量压住愤怒的他回到了卧室。

 

一会儿后,依旧穿着刚过膝盖的白色长裙的苏柔走进了卧室。

 

很是温柔地吻了下丈夫面颊后,苏柔打开衣橱,并拿了条白色底裤走了出去。

 

又过了一会儿,再次走进卧室的苏柔开始换衣服。

 

换上浅蓝色吊带睡裙后,苏柔从后面搂住丈夫的脖子,并将潮红的脸蛋贴在了丈夫脸上。

 

见丈夫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苏柔道:“老公,都快十一点了,还不想睡觉啊?”

 

“那个,”停顿了下,孙健道,“我现在记忆力好像有些不好,我明明记得你出门的时候是穿丝袜的。”

 

“我出门的时候确实有穿啊,”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苏柔继续道,“有个前两天失恋的女同事跟人吹瓶,一开始她还能很正常的唱歌,再后面就开始呕吐。我跟她挨着坐,结果我的丝袜就被弄脏,所以我就直接脱了扔到了垃圾桶里。”

 

妻子这解释很符合常理,但这解释还是有些问题。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他妻子连内裤都换了,而且还是从来没有在家里出现过的款式?

 

想到此,还是不能打消怀疑的孙健问道:“那你怎么连内裤也换了?”

 

“什么?”

 

扭过头和妻子对视,发觉妻子眼神有些慌张的孙健道:“你出门的时候我是看着你换衣服的,我明明记得你是穿一条浅黄的出门。可回来后,你却穿着黑色的。要是我没有记错,家里可没有那种款式。”

 

听到这话,苏柔眉头皱了起来。

 

见妻子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预感不妙的孙健问道:“你是不是趁着酒劲跟其他男人乱来?”

 

“喂,”接起电话后,苏柔就走了出去,“我在做早饭,先就这样吧,有空再聊。”

 

孙健原以为妻子在挂了电话后会把手机拿进来,没想到低着头看着手机的妻子直接走进了厨房。尽管跟朋友或同事打电话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但因为妻子之前的慌张表现,孙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加上昨晚妻子没有穿丝袜回来,还穿了那么惹人兴奋的内裤回来,所以孙健隐约觉得妻子有事瞒着他。

 

作为男人,孙健最担心的当然是妻子已经出轨。

 

想着妻子可能在其他男人身下娇喘,孙健哪里还睡得着,所以他立马起床。

 

穿好衣服,孙健走进了厨房。

 

随意扫视一圈,孙健并没有发现手机,所以走上前的他道:“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用自己手机应该更方便吧?”扭过头的苏柔笑了笑。

 

“我手机听筒有些毛病,得拿去修。”

 

丈夫都将话说到这份上,苏柔当然没有理由拒绝丈夫,所以她拿起被花生油挡住的手机,并递给了已经走到她身后的丈夫。

 

看了眼妻子那又翘又挺的雪臀,孙健直接走了出去。

 

站在客厅,孙健查看了通讯记录。

 

让孙健疑惑加深的是,他找不到之前的通讯记录。也就是说,在妻子挂了电话后,妻子删除了刚刚那条通讯记录。单就这小动作而言,孙健知道妻子肯定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顺手查看了短信记录,没有发现出轨痕迹的孙健走进了厨房。

 

将手机递给妻子后,孙健问道:“刚刚是谁打的电话?”

 

“就是那个把我内裤穿走的女同事,”顿了顿,将一煎好的荷包蛋盛进餐盘的苏柔继续道,“刚刚她还说她老公以外她有外遇,还质问她是怎么回事。然后呢,她的回答基本上跟我昨晚说的一样。刚刚她还说内裤很便宜,就不用再换过来了。”

 

“既然是跟女同事打的电话,你有必要删除记录吗?”

 

看着平底锅,皱了下眉的苏柔道:“我不记得我有删,可能是我一不小心按到了。你去把苒苒叫醒,顺便给她洗把脸,然后就可以吃早餐了。”

 

沉默片刻,什么话也没说的孙健走了出去。

 

轻轻推开女儿睡觉那房间,见女儿眼睛睁着,还抱着灰太狼布娃娃,走过去的孙健道:“宝贝,该起来了。”

 

打了个呵欠,睡眼惺忪的苒苒爬到爸爸面前,并搂住爸爸的脖子。嘟起小嘴吻了下爸爸的脸后,又打了个呵欠的苒苒将小脸贴在了爸爸脸上。

 

“我要嘘嘘。”

 

孙健还想叫女儿自己去上卫生间,可看到女儿紧紧贴着他,还搂着不放,他就知道了这小机灵心里的打算,所以拦腰抱起女儿后,孙健往卫生间走去。

 

女儿嘘嘘期间,站在一旁的孙健就在刷牙。

 

见嘘嘘完的女儿准备直接站起来,孙健含糊不清道:“得用纸擦一下。”

 

“好麻烦哦。”

 

“别想让我帮你擦,你已经四岁了。”

 

像有心事般长长叹了口气后,苒苒顺手私下卫生纸擦了擦那有点儿湿的地带,随后站起来并拉起了卡通小内裤。

 

接着,父女两并排站着刷牙。

 

咕噜~~

 

听到女儿将泡沫咽下去的声音,孙健直接无奈了。

 

孙健还想好好教育女儿一番,可看到女儿笑得天真无邪,顿生怜爱的孙健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并以慢动作的方式将泡沫吐进了洗手池。

 

会意后,点了点头的苒苒将仅剩的一点泡沫也吐进洗手池,随后开始漱口。

 

吃过早餐,苏柔给丈夫找了一套干净的西装。接着,她就像往常那样拿着西服给丈夫套上,并系上了领带。尽管她丈夫是在自己经营的茶叶店上班,但苏柔还是希望丈夫能穿得严谨一点。

 

顺手拿走黏在衣角的棉线后,苏柔这才开始换衣服。

 

苏柔是在九天建设公司当财务,工资不高不说,偶尔还要往附近县市跑。要是路程远了,甚至还得在县市过一夜。

 

出差没什么,但孙健就是不喜欢妻子在酒店或宾馆过夜,尤其是跟男同事或是男上司一块出差时。

 

为了这事,以前孙健跟妻子谈过好几次心,但每次他妻子都是拿“夫妻应该互相信任”压他。

 

孙健经营的茶叶店每个月利润在一万五左右,要是遇到某些公司采购,当月利润可以达到三四万。因为这个,孙健都想让妻子安心当家庭主妇,或者是到茶叶店帮他的忙,但他妻子是个事业型女性,所以还是执意要待在会让她偶尔变得很忙碌的建设公司。

 

换上白色女式衬衫和灰色包臀裙后,站在全身镜前梳头的苏柔道:“老公,我今天要去顺昌那边的地税局开发票,再把发票交给那边的包工头,所以我中午就没有回来做饭。等苒苒放学了,你就直接把苒苒接到店铺附近随便吃点什么,顺便在你店铺睡午觉。要是顺利的话,我傍晚之前应该能赶回来。”

 

这种话孙健至少听过二十次,所以他应该是麻木得随便应一声才对。可因为昨晚的事,心里已经有了疙瘩的孙健十分不悦,他甚至担心妻子是借出差为由跟某个男人胡来。

 

“能不能到店里帮我?”

 

听到丈夫这话,放下头梳的苏柔问道:“小琳不是有在帮你吗?”

 

“多一个人总是好的,”停顿了下,看着妻子那D罩杯胸的孙健继续道,“你在那家公司一个月也就两千五的工资,还不如直接到店里帮我。夫妻俩在一块做事能更轻松,而且我们不是说好要在店铺附近买新房吗?等买了新房,你直接在店里做事,那多方便。”

 

“那就等买了新房再说吧,反正现在一时半会也没办法离职,”走过去吻了下丈夫嘴巴后,笑得很甜的苏柔道,“老公,我知道你的担心,但你可以放一百个心,我绝对不会被其他男人拐跑的。好了,咱们差不多该出门了。”

 

孙健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妻子那笑得如同花朵绽放的面容,觉得自己可能想太多的他往外走去。

 

抱起穿着白色小纱裙的女儿,孙健跟妻子就一块出门。

 

开车送女儿到幼儿园,又送妻子到公司楼下后,孙健这才前往自己经营的茶叶店。

 

将车停在店铺斜对面后,下车的孙健望着对面。

 

见店铺门开着,知道李雪琳已经到了,孙健倒了觉得轻松了不少。李雪琳是孙健去年聘请的员工,除了搞卫生以及推销外,还要负责泡茶倒茶之类的。基本上就是将所有活儿都包揽了。因为今年店铺生意比之前好,所以孙健不仅给李雪琳加了工资,还打算再聘请一个女员工负责推销茶叶。

 

至于李雪琳,因为天生丽质,孙健是打算让她专门负责泡茶倒茶这一块。

 

穿过马路并走进店铺,孙健并没有看到李雪琳。

 

听到卫生间传来哭声,孙健立马往前走去。

 

见卫生间的门虚掩着,孙健顺手推开。

 

可看到身材高挑的李雪琳竟然只穿着贴身衣物,孙健急忙拉上门。

 

意识到刚刚推开门的是老板孙健,李雪琳脸唰的红了,所以她急忙开始穿旗袍。

 

穿好旗袍,李雪琳走了出去。

 

见孙健正在往鱼缸里撒饲料,已经扎起长发的李雪琳擦了擦眼角,并道:“老板,不好意思。”

 

“应该是我说不好意思才对,”看着两眼通红的李雪琳,孙健问道,“被你老公欺负了?”

 

“就是沙子进了眼睛。”

 

听到这回答,忍不住笑出声的孙健道:“小琳,如果你要找借口的话,那就找个好一点的,比如说自己患了红眼病。反正你来这里也一年了,说话没有必要藏着掖着。说吧,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真没事,”李雪琳笑中带泪道。

 

见李雪琳不想回答,孙健也不想勉强她。

 

短暂的对话结束后,李雪琳像往常那样开始搞卫生。

 

李雪琳身材很好,尤其是穿上旗袍后,所以看着李雪琳那容易让男人着迷的S曲线,孙健喉咙都有些干。

 

早上来的客人偏少,尤其是在没有预约的前提下,所以弄完卫生后,李雪琳泡了一杯茶给孙健,并自顾自地坐在长椅上品茶。

 

见李雪琳神情恍惚地喝着茶,孙健忍不住问道:“小琳,你是不是遇到困难了?如果需要钱的话,我可以先预支工资给你。”

 

“我没事。”

 

见李雪琳还是在敷衍,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孙健道:“咱们关系也处得不错,现在这儿又没有别人,你完全可以跟我说的。放心,我会保密的。”

 

听到孙健这话,有些迷茫地看着孙健的李雪琳道:“老板,你会对你老婆提出奇怪的要求吗?比如让另一个男人……”

 

见李雪琳没有继续往下说,孙健问道:“让另一个男人干什么?”

 

犹豫了下,李雪琳小声道:“欺负我。”

 

听到李雪琳这话,孙健眉头微微皱起。

 

见孙健没有说话,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的李雪琳道:“不好意思,老板,你就当我没有说过吧。”

 

为了缓解这有些尴尬的局面,李雪琳当即往外走去。

 

孙健虽然是老板,但没有客人的时候,他允许李雪琳在店铺附近走动。但因为李雪琳上班都是穿着暗红色旗袍,旗袍是一种很惹眼的服装,所以李雪琳基本上不会走出店铺,甚至都不喜欢站在离门口近的地方。

 

因为,路过的男人总是会盯着她看。

 

所以看到李雪琳走出店铺,意识到李雪琳心情变得更差的孙健忙道:“小琳,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

 

“能不能放我半天假?我下午就来上班。”

 

“你是打算穿着旗袍去逛街吗?”

 

被孙健这么一反问,李雪琳显得有些尴尬。

 

看着脸都有些红的李雪琳,孙健道:“你在这里待了一年,这一年里你帮我了不少的忙,所以我是希望你一直快快乐乐的,更希望你能以最佳状态呆在店里。来,坐这,将发生的事都跟我说一遍。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我绝对不会推辞的。”

 

见孙健已经坐在了长椅上,还给她倒上了茶水,犹豫片刻的李雪琳走了过去。

 

坐在孙健边上后,有些拘束的李雪琳道:“老板,这种事其实我不想跟任何人说的,之前开口是因为我没有想过问题的严重性。反正就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你就不要再问下去了。”

 

“我可以回答你刚刚问的问题,”停顿了下,看了眼显得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李雪琳,孙健道,“夫妻结婚的话,就应该忠于对方,不能在外面胡来。而且作为丈夫,有保护妻子的义务,所以我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大概,你还不如将事情说清楚,这样我才能确定该怎么帮你。”

 

“清官难断家务事啊,”感慨了下,深吸一口气的李雪琳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原来,李雪琳的丈夫希望李雪琳能当着他的面和其他男人胡来。

 

说完后,开始哽咽的李雪琳继续道:“我知道我碰到了一个混蛋,但我就是不想离婚,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是个笨蛋。”

 

“你确实该跟他离婚,”往李雪琳那边挪了些许,单手落在李雪琳肩上的孙健道,“要是你想哭,我肩膀可以借给你。”

 

“要是让嫂子看到,她保证会跟你闹的。”

 

“她出差了,得晚上或是明天才回来,所以中午你如果不回家的话,就跟我还有苒苒一块吃饭吧。”

 

听到孙健这话,又见孙健已经收回了手,原本以为孙健有不轨企图的李雪琳打消了念头。加上李雪琳心情差到了极点,而向来斯文平和的孙健又坐在她旁边,所以微微侧过身的她突然搂住孙健肩膀。


▼▼▼▼▼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后面劲爆内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分类